优乐美直播间

白天羽听到薛雨桐的提醒,扭头看了躺在那里的伊在媛一眼,任何收回目光莫不关心道:“看她的样子没什么大碍,反正也死不了,应该可以坚持到明天返程回国,不耽误下飞机后介绍南棒那边的治疗。”

“至于想要我为她进行治疗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活该她自己挨上武轩这一击狙击枪,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恐怕今次就不是她受伤那么简单了,就是李昌霖被她偷袭而死了,就当做是我给她的惩罚吧。”

说着,白天羽不在理会伊在媛的伤势,对着几人拍了拍手说道:“好了,今次任务已经告一段落,大家都回各自的房间休息吧,这里交给我来处理。一会让人把李在京的尸体拉走,至于这个伊在媛,就让她呆在这里,反正马上就天亮,也到了我们任务完成的时间了。”

随着白天羽的这一番话落下,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,不管怎么说今次的任务总算是告一段落。虽然有些损伤,但是好在整个小组都健在,受重伤的李昌霖,也在白天羽的超强医术治疗之下,恢复了大半。现在只需要等到明天白天,将伊在媛送到飞机上,那这次任务就彻底的完结。

第二天一早,众人刚起来,还没有聚集在一起出行,忽然白天羽的通讯仪器响了起来。

武轩见状,连忙将窗户和房门关好,窗帘也拉上。然后白天羽将通讯仪器的视频对准墙面上,只见一道投影投放到墙壁上,正是凌霄阁四大长老之一的林震山。

看到林震山,白天羽微微点头对其称呼道:“林长老好。”

“长老好。”听到白天羽的话,众人也是齐声说道。

听到众人的问候,林震山点了点头,然后扫了一眼在场的几人。只见大家都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李昌霖的两条胳膊上贴有一些医用药膏。

林震山点了点头说道:“大家辛苦了,今次大家有没有受到什么伤?”

白天羽如实禀报道:“回长老的话,除了李昌霖在交战中,两条胳膊受伤严重。不过经过我的治疗,已经脱离危险,至于其他人并无大碍。”

林震山连忙安慰说道:“哦,没关系,今次是在执行任务期间负伤。对于的伤势,组织将会给报销,医疗费、营养费、误工费等等都会承担。只不过到时候写一个汇报,就是将执行任务交战时,所受到的伤如实写出来就行了,到时候我给开个证明,拿去报销。”

面包店里的吃货马尾少女

白天羽见状直接开口说道:“林长老,李昌霖今次受的伤,并不是被来自鹰酱的狼人所伤。而是被南棒跟随而来的保镖李在京偷袭所伤,如果不是李昌霖拼死反抗,恐怕今次他就不可能站在林长老的眼前了。”

听到这敏感的信息,林震山不由得大怒,连忙对着白天羽追问道:“什么?说李昌霖是被伊在媛的保镖偷袭所伤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如实告诉我。”

见林震山要求白天羽汇报战况,白天羽不敢怠慢,连忙将昨晚的战事如实的向林震山汇报了一遍。

当林震山得知那南棒的李在京,背地里想要对直接手下古武者动手进行暗杀的时候,林震山不由得勃然大怒。

当即在画面那边拍案而起,同时怒言道:“这混蛋的家伙,居然敢在我们保护目标,迎战杀手的时候,背地里偷袭我们的战员。如果不是看在两国的关系,我非要把他抓起来。白天羽,现在那个混蛋家伙呢?”

白天羽连忙回复道:“回林长老的话,昨晚鹰酱狼人部落派来了两只人狼战士,其中一只人狼趁我在外面和另一只家伙交手的时候,直接潜入酒店房间,把李在京那个家伙给杀了。尸体已经交给特殊处理部门进行处理,相信上面很快就会收到消息。”

整个过程,白天羽说的十分认真,丝毫看不出一点谎话意思。而在白天羽说的时候,身后的薛雨桐、武轩等人,也是默不作声,全部默认白天羽的这番话。

林震山追问道:“任务需要保护的目标呢?”

白天羽回应说道:“在李在京偷袭李昌霖的时候,李昌霖拼死抵抗,记过任务目标伊在媛趁机跑过来,准备对李昌霖进行前后夹击。索性有我们的其他成员,在远处利用狙击枪将其击伤,现在没有生命危险,躺在房间里休息。”

听到白天羽的话后,林震山虽然恼怒,当是冷静下来后,深吸一口道:“白天羽,说的这些我都相信。只不过如果要是拿出来,放到两国台面上说,恐怕对方未必会相信我们的一面之词。甚至到时候,伊在媛回国之后,还会反咬我们一口,说是我们对其围攻杀了李在京。那样的话,我们百口难辩啊。”

白天羽微微一笑说道:“林长老请放心,对于这种事情我们早有预防。当初在接机,接到那两人回到酒店后,我就察觉两人有些不对劲。所以我安排李在京和李昌霖一个房间,并且在他们的房间里安装了隐秘的摄像头。”

“所以当时李在京偷袭李昌霖,已经伊在媛赶来帮忙行刺的画面和语音,全部都录制的一清二楚。我相信如果南棒那边想要指责我们的话,我们可以把这段视频拿出来,绝对是赤粿粿地打脸。甚至到时候,对方还要主动向我们赔礼道歉。不然的话,我们就把视频公布出去,看看那南棒如何收场。”

林震山听后不由得心中一喜道:“真的有视频和语音录像?”

“千真万确,我现在就把视频录像传给林长老,视频的画面录制的十分清晰,而且连他们说话的声音也都一清二楚。在视频中,那个李在京清楚地交代了他们今次前来我们华国的主要目的,以及幕后的指使者。”

白天羽一边说着,一边将打开自己手机中的一个视频软件,将利用无线传输过去。

那边的小樱在接受了视频后,冲着林震山点了点头,林震山当即振奋道:“好,有了这个视频,我倒要看看南棒那边的家伙,如何面对我们的怒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