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app深夜释放自己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白雅到金都花园的时候,苏桀然已经到了。

他看到白雅,眼中闪过惊艳。

白雅平时不怎么化妆,穿的也很朴素,没有像今天这么穿过。

性感,妖娆,绝不轻浮,依旧高洁,独领风骚。

她本来就漂亮。

当初白冰就是以美貌绝伦嫁给邢霸川的。

白雅继承了白冰和邢瑾年的优点。

她坐在了苏桀然的对面。

苏桀然勾起邪魅的笑容,给白雅倒上红酒,“居然会约我吃饭,我还觉得挺诧异的。”

白雅垂着眼眸,“我和之前,本来就没有深仇大恨。”

苏桀然笑了,慵懒的靠在椅子上,“说吧,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?”

美丽天使置身花海中唯美写真

白雅摇晃着红酒杯,美眸中迷上薄纱,透过红酒杯,看向扭曲了的世界,什么都没有说。

苏桀然觉得她越是不说话,就越有一种神秘的美。

他握住了白雅的手。

白雅没有动。

他坐到了她的旁边。

白雅看他,还是往常那清冷的目光,现在却比之前多了一道冷艳。

这种气质,是他一直追寻,除了她身上,他却没有再见过的。

苏桀然心中涌动,俯身,朝着她的嘴唇上吻下来。

白雅挡住他的嘴唇,“我确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跟说。”

“什么?”苏桀然迷醉着看着白雅,“现在这样,好迷人,我之前好像暴殄天物了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?”

“我要回家了。”白雅淡淡的说道。

“回家?回谁的家?我家吗?知道的,我这里随时欢迎。”苏桀然魅惑的笑道。

“不是家,是邢霸川家,我要拿回本来属于我的一切。”白雅坚定的说道。

苏桀然狐疑,“之前从来不说是州长的女儿,就算刘爽也没有透露过,现在,居然要回邢霸川身边,为什么?”

“认清楚了现实,会帮我吗?”白雅问道。

苏桀然靠近她,看着她红润的嘴唇,语气暧昧了起来,“那能给我什么?”

“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?事实上,我什么都没有,是知道的,我要不是无路可走,也不会想到还有一个州长老爹。”白雅自嘲道。

“白雅,我现在越来越喜欢,做我的女人。”苏桀然呼吸重了一些,朝着白雅嘴唇吻去。

白雅站了起来,冷清的看着苏桀然。

当初他追她的时候,也说喜欢,后来呢?

“我要成为邢霸川的女儿,会成为我的妹夫,最基本的距离还是保持着吧。我要进邢家,其中一个难题是邢瑾年,还麻烦做个说课。”

苏桀然脸色难看了几分。

他还真不喜欢女人拒绝,端起了红酒杯,一饮而尽,危险的说道:“我可以帮,我要的呢?”

“苏总不缺女人。”白雅拒绝。

苏桀然也站了起来,审视着她,“现在顾凌擎快和苏筱灵结婚了,不会是对他还有期待吧?”

“我知道什么人值得等待,什么人值得守护,什么人值得我去爱,苏总不用费心了,我去结账。”白雅朝着门口走去。

苏桀然握住她的手臂,“急什么?现在只过了半个小时,我们还有两个半小时的,陪我好好吃饭。

白雅无奈的坐下。

苏桀然点了菜。

白雅低着头,在手机上查看在监控上拍下来的录像。

今天这录像,足够让邢霸川信服,邢瑾年不一定拿得下苏桀然。

“这几天去了哪里?”苏桀然问道。

“我不用跟汇报吧。”白雅把监控关掉了,把手机放进包里。

“让我猜猜,顾凌擎带着去那个唐前村找到了唐小九。”苏桀然笑着说道。

白雅诧异的看向苏桀然,眼中掠过狐疑,“怎么知道?”

“顾凌擎的父母也不见得希望顾凌擎找到凶手,至于杀死那个唐小九的,猜,是顾天航,还是苏北?”苏桀然笑着说道。

“我觉得的几率也不小。”

苏桀然雍容的给自己倒上红酒,“反正都是杀人,如果是我,我是会直接干掉顾凌擎,何必拐弯抹角。”

白雅觉得他说的也对。

她的手机响起来,她看是顾凌擎的来电显示,眼眸黯淡了下去,没有掩饰住伤感。

苏桀然魅瞳紧缩了一拳,阴冷的看着白雅。

白雅没有接听,按掉了。

苏桀然扯了扯嘴角,“记得之前就跟说过,最好不要招惹顾凌擎,他不是能招惹的男人,他的家庭绝对不会接受

,又何必自取其辱。”

白雅端起桌面上的红酒杯,把红酒一饮而尽。

顾凌擎的短信又发过来。

白雅打开。

“怎么了?在家吗?我十分钟到家门口。”

白雅站起来。

苏桀然挡在了她的面前,阴鸷的锁着她,“不允许去。”

“我有事情要跟他说清楚,不想逃避。”白雅红着眼说道。

“行,说清楚吧。”苏桀然往旁边让了一条道。

白雅出去。

他咬牙,打电话给了邢瑾年,“来金都花园。”

*

白雅回去。

顾凌擎站在她的门口,对着她微微一笑。

白雅的心里发酸。

他那么好,那么好,那么好……

她朝着他走过去,伸手,搂住了顾凌擎的腰,脸埋在他的怀中,吸取他身上的温暖。

还记得他们的初见。

他也是这样抱着她,说:我会保护。

他履行了他的承诺,一次又一次的保护了她。

从前她不爱回忆。

回忆里都是悲惨,只会让她更绝望。

现在,她喜欢回忆。

那些温暖的回忆能够支撑着她勇敢的走下去。

顾凌擎柔声道:“我们要一直站在门口吗?”

“想这样抱着。”白雅轻轻的说道。

“怎么了?今天去哪了?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?”顾凌擎问道。

白雅清醒过来,开门。

“想改变一下形象,出去买化妆品了。”白雅说着,走进了洗手间。

顾凌擎跟着她到了洗手间,扬起笑容,“不化妆也是漂亮的,难看的样子我也见过了,还担心我嫌弃?”

白雅的眼睛红了几分,闭上眼,用冷水泼这脸。

顾凌擎把毛巾递给她,“今天我这边很顺利,我这个礼拜想带回家,我们尽快把亲事定下来。”